主页 > D生活汇 >古甘暴毙扣留所案‧家属不满4控状太轻‧警员应控谋杀 >
古甘暴毙扣留所案‧家属不满4控状太轻‧警员应控谋杀
    古甘暴毙扣留所案‧家属不满4控状太轻‧警员应控谋杀(雪兰莪‧八打灵再也)熙攘约10个月的“印裔青年古甘暴毙扣留所案”,总检察署终在今日(週四,10月1日)提控一名疑涉案的警员,分别起诉他致伤及严重致伤死者古甘,这名警员共面对两项控状及两项交替控状的指控。不过,死者古甘的家属对总检察署仅以两项“轻微”罪名提控涉案警员表示不满,他们要求总检察署将所有涉案的警员提控上庭,并以更严重的罪名,如谋杀罪名提控所有涉案的警员。被告是来自梳邦大班警局的普通警员纳威德兰(28岁),他于週四早上清晨6时30分左右被带往八打灵再也地庭。被告面对的两项控状指出,他于今年1月16日早上7时及下午4时,在梳邦大班警局内,对印裔青年古甘进行严厉逼供,并严重致伤对方,因而抵触刑事法典331条文。在此条文下,被告可面对最高刑罚监禁10年,并可另加罚款。被告否认所有罪名其余两项交替控状指出,被告于今年1月16日早上7时及下午4时,在梳邦大班警局内,对印裔青年古甘进行严厉逼供,致伤对方,触犯刑事法典330条文。在此条文下,一旦罪成,被告可面对高达7年监禁及罚款。不过,被告否认所有罪名,要求案件展开审讯。主控官依汉阿都在庭上指出,被告涉嫌的罪行严重,而且案件已引起媒体关注及广泛报导,因此控方要求被告需以1万令吉保释外出。1万保外11月5过堂不过,此番说辞遭代表律师拿督沙列胡丁反对,他认为媒体广泛报导此案,不应成为法庭考量因素之一。他说,被告在扣留期间给予警方充份合作,因此要求将保释金减少至1000令吉。地庭阿兹兰再努丁经过考量后,裁决被告需由两名担保人以1万令吉保释外出,并择定11月5日过堂。古甘家属则由哥宾星律师代表,作为案件的旁听律师。被告未被革职“古甘暴毙扣留所案”的涉案警员被控上庭,引起各大媒体报导,将法庭挤得水泄不通。此案纷扰约10个月,总检察长週三(9月30日)发出文告表示将提控一名警员,许多媒体于週四早上8时半左右抵达八打灵再也法庭,希望拍到被告的庐山真面目。密道离开躲记者不过,被告于清晨6时半已被带往法庭,案件结束后从法庭密道离开,让媒体扑空。被告在庭内面控时无法躲避媒体,只见他身材高大魁梧,身穿深紫衬衫及黑色长裤,神情淡定。据了解,被告未被革职,依然担任警员。家属:应控所有涉及者儘管总检察署提控疑涉案的警员,但古甘家属仍感不满,其婆婆哭诉应将所有涉案的嫌犯控上庭。她步出法庭后忍不住嚎啕大哭,指孙子死后,家人终日以泪洗脸,希望案件获得公平处理。“现在仅带来一个人(被告),难道只是要展览吗?”古甘阿姨则要求总检察署以谋杀罪名提控涉案的警员。古甘母亲英德拉则保持沉默,默默在旁流泪。致函检察署要求解释死者古甘家属代表律师哥宾星指出,古甘家属对总检察署仅对一名警员提出两项致伤及严重致伤罪名控状感到失望,他将代表家属致函总检察署,要求解释及重新考虑对被告的指控。他指出,死者古甘身上伤痕累累,难以相信所有伤痕仅由一名警员所致。1人难造成多伤痕他表示,家属无法接受总检察长丹斯里阿都干尼指古甘不是立即死亡,因此总检察署无法以谋杀罪名来提控纳威德兰的说法。他声称,家属希望案件能获得公正处理,把所有涉案警员带上法庭,由法庭裁决嫌犯是否有罪。“总检察署不应仅以刑罚较轻的罪名提控一名警员;反之,应依据死者的伤痕,对嫌犯提出谋杀控诉,让法庭有机会发挥权限,制裁犯下罪行的人,而不是一开始就限制法庭的权限。”补选前提控疑争选票哥宾星建议废除刑事法典330及331条文,以确保致伤或致死嫌犯的警员受到公平制裁。他解释,刑事法典330及331条文似乎意味着警员在调查案件时致伤或致死嫌犯,不需在302(谋杀)条文下被提控,仅需在上诉两项条文下提控即可。(刑事法典330及331条文刑罚较轻)询及有指总检察署在峇眼槟榔补选前提控警员,有赢取印华裔选票之嫌,身为民主行动党蒲种区国会议员的哥宾星则认为时间方面确是可疑,但他不愿猜测这项举动背后的动机。你知道吗?抢车被捕暴毙扣留所死者古甘是于今年1月15日被警方逮捕,以调查多宗抢豪华车案,不料却于1月20日在USJ8警局受盘诘时暴毙在扣留所内。古甘的尸体送往沙登医院剖验,警方的说词是古甘死于肺疾;不过,一批印裔人士于事发当晚闯入停尸房观看尸体和拍照,发现尸体伤痕纍纍。古甘家属质疑死者的死因,在社会舆论下,检察署同意将此案列为谋杀案重新调查,警方也同意对古甘遗体展开第二次验尸工作。不满警取走验尸样本第二次剖尸报告指古甘因为被殴打导致肾脏衰竭而死,警方随后向八打灵再也法庭申请搜索令,并从马大医院取走验尸样本,引发家属的不满,併入稟高庭要求索回样本。法庭于10月2日针对家属要求索回样本的入稟案作出裁决。‧2009.10.01

    上一篇: 下一篇: